>全部分類>臉紅紅>言情小說>臉紅現代 > 商品詳情 老公門禁管很嚴~情債之五
【6.2折】老公門禁管很嚴~情債之五

排列三走势图进500期: 臉紅紅BR507--宋清清

會員價:
NT1186.2折 會 員 價 NT118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宋清清
出版日期:
2012/08/09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相關商品
高冷總裁很野蠻
NT118
銷量:111
不擇手段娶前妻
NT118
銷量:114
與上司的一夜情
NT118
銷量:57
床伴逼我嫁
NT118
銷量:107
野狼老公妖嬌妻
NT118
銷量:66
半月嬌妻
NT118
銷量:49
嬌妻哄入懷
NT118
銷量:103
秘書為何要分手
NT118
銷量:114
叼回逃妻
NT118
銷量:102
夜劫
NT118
銷量:188
七年夜妻
NT118
銷量:80
友妻
NT118
銷量:82
同居不同床
NT118
銷量:80
床伴之夜
NT118
銷量:73
把秘書拐回家
NT118
銷量:39
一夜成債
NT118
銷量:71
總裁有寵妻癖
NT118
銷量:99
從夫之夜
NT118
銷量:94
老婆大過天
NT118
銷量:50
長夜難枕
NT118
銷量:158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118
銷量:317
夜夜難寐
NT118
銷量:245
一百零一夜
NT118
銷量:210
半夜哄妻
NT118
銷量:195
十年一夜
NT118
銷量:190
夜劫
NT118
銷量:188
離婚有點難
NT118
銷量:177
王妃不管事
NT118
銷量:162
長夜難枕
NT118
銷量:158
孕妻是天價
NT118
銷量:153

她不嫁,有錢是萬惡的,所以她打死不嫁他;
他娶她,她裝傻也沒用,他這輩子非她不娶。

蘇伊凡承認,八年前,花名在外的他,確實是為了捉弄夏星雲,
才會公然搶了她的初吻,雖然代價是響噹噹的一巴掌。
八年後,情場老手的他,這回不過是想第二回合戲弄她,
才會公然拐著彎騙她,誰叫大男人的他就是這麼小氣,
還是個記了八年仇的花花公子。只是,明明拐人的是他,坑人的也是他,
為什麼最後,被拐的是他,被坑的也是他?
看著拐坑他的夏星雲,臉上諂媚地笑著喊他蘇總裁,嘴裡卻總不屑地罵說,
有錢的男人都是萬惡的,惱得情場認栽的他當下決定,
非要讓這個口口聲聲大喊不嫁他的笨女人明白,她的老公只能是他。
滾床單時,他不介意誰上誰下,反正他肯定收拾得了她!夏星雲想,
欠誰錢不好,偏偏欠了蘇伊凡這男人的錢。最可悲的是,欠錢就算了,
反正她很窮,這債很難還清,可這蘇伊凡果然是萬惡的,拐她上床也算了,
為什麼還這麼不小心被捉姦在床?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楔子

  夏星雲踩著腳踏車,臉頰上有著健康的紅暈,快樂的哼著歌曲。
  在眾多白人面孔中,夏星雲的東方面孔分外惹人注目,開朗愛笑的性格也贏得了大家的好感,一路上不停有鄰居,如遛狗的金髮老太太、年輕帶孩子散步的媽媽和她打招呼。
  這一區的治安很好,夏星雲只需要將腳踏車停在指定的位置,根本不需要上鎖,她抱著畫架爬上她位於六樓的公寓。
  本來夏星海是要幫她買下一間更好的新公寓,但是她喜歡這裡的環境和附近的小花園,所以才在這裡住下來,房東住在一樓,是個很和氣的英國老先生。
  夏星雲到了公寓門口發現房門竟然沒有鎖,房門開了一條縫,她停止哼歌,疑惑地搔了搔後腦,她出門鎖門了嗎?沒有鎖門嗎?想了幾秒,夏星雲放棄思考這個問題,推開房門走進去。
  被她打掃得乾淨整潔的公寓裡,男女的衣服被扔得亂七八糟,從大門口一直延伸到臥室門口,臥室門前還有一件大紅色的內衣。
  站在客廳中央進退兩難的夏星雲犯了嘀咕,她是該打電話報警還是怎樣,有小偷上門不偷東西而是脫光了睡覺的嗎?
  夏星雲找出放在客廳門後的球棒握著,推開了臥室的門。
  她的大床上,糾纏著兩具身軀,女人的身軀凹凸有致,男人白花花的屁股映進了她的瞳孔。這一切都不是重點,重點是被男人壓在身下的女人轉頭,露出一張和她幾乎一模一樣的臉龐,那雙眼睛裡,露出得意的挑釁笑容。
  正在奮力的男人感覺到身下女人的不對勁,疑惑地回頭,看到了臉色蒼白,高舉球棒的夏星雲,像個女人似地尖叫一聲,抓著被子連滾帶爬地跌下床。
  「Alisa,妳……她……」金髮帥哥像是看到鬼一樣,視線不停地在兩張臉龐間來回。
  「怎麼,不認識我了嗎?」床上的女人一點都不在意自己的赤裸,挪動嬌軀半倚在床頭上,一對豐滿的豪乳微微顫抖著。
  「夏星辰?!瓜男請呺m然疑惑卻又篤定地說。
  「是,夏星雲,我來了!」夏星辰撥了撥剪得和夏星雲一樣的短髮,對著坐在床下不知所措的男人嫵媚的微笑,「Bob,你好,我是Alisa的雙胞胎姐姐Aimee,很高興認識你!」
  「妳們……妳們……」顯然受驚的金髮男孩,還未從震驚中恢復。
  「妳是怎麼進來的?」夏星雲沒有再去看床下狼狽無比的男人,她直直看著夏星辰,目光中露出毫不遮掩的厭惡,繞過了大半個地球還是躲不過這個瘟神,而她的臉是怎麼回事?
  「我跟房東說我是妳的雙胞胎姐姐來看妳,他就幫我開門了,顯然,我們長得太像了!」
  夏星辰得意地秀出她那張臉,當初整形醫生說可以幫她設計更完美的臉龐,她拒絕了,她就是要和夏星雲一模一樣的臉,要夏家女兒的臉!
  「滾出去,我不想看到妳,這是我家!」無數的憤怒和複雜的情緒在胸中醞釀,夏星雲對著夏星辰說。
  「Alisa,我……我不知道她……我以為是妳……」金髮男孩裹著被子衝上來想解釋,卻被夏星雲揮舞過來的球棒阻止靠近,他也曾疑惑交往了一週還沒有親吻過的女友,怎麼會突然那麼熱情地勾引他上床,但是他被激情沖昏了頭,糊里糊塗地就和女友的姐姐滾上了床,還被女友親眼看到。
  「滾出去,你們愛幹什麼就幹什麼,只是不要在我的地盤!」夏星雲憤怒又反胃地尖叫,用力地將球棒丟向夏星辰,轉身拿著包包離開,她每次看到夏星辰就頭昏腦脹、胃疼胸悶,她討厭這個該死的女人!
  夏星雲到隔了幾條街的朋友家借宿,縮在床上久久無法回過神來。
  三年半前,她生活在臺北的一個普通家庭,不富裕卻溫馨和睦,那時她是快樂單純、開朗活潑的平凡少女趙星雲,不知道怎麼惹到了張揚跋扈、目中無人的夏家大小姐夏星辰,夏星辰找人教訓她,陰差陽錯地被夏家大少爺夏星海救下,竟然又撒狗血地發現她是夏家抱錯的女兒,她根本無法面對接受這一切。
  從小生活的家庭雖不富裕,但是爸爸、媽媽很愛她,他們生活得很快樂,她不願意放棄這一切去換取夏家狗屁的豪門生活,看看那個跋扈的夏星辰,就知道這種家庭不會有什麼好。
  她拒絕了夏星海認祖歸宗的要求,沒想到養育她十八年的爸爸、媽媽,竟然收了夏家一筆錢後悄悄搬走,讓她不得不回到夏家改名夏星雲,從此就開始了地獄一般的生活。
  她根本沒辦法接受和習慣這些突如其來的變故,而夏家的小姐夏星辰根本就是惡魔,處處無理的排擠她和她作對,但她也不是好惹的,她從來就不會傻傻被欺負後忍氣吞聲,她不會主動去挑釁,但是只要夏星辰出招她也毫不客氣地迎戰。
  夏家被她們搞得烏煙瘴氣,她竟然有一種報復的快感,誰讓夏家人將她十八年來的平靜生活攪亂呢?
  直到有一天,夏星辰約她到房間裡談判,她當然也不會示弱,誰知道她剛進房間,夏星辰拿出了一把水果刀,她以為夏星辰要攻擊她,沒想到夏星辰瘋狂地拿刀子在自己臉上劃了一刀,將水果刀扔到她面前,尖叫聲和哭泣聲引來了夏家的傭人和夏星海。後來,夏星辰被送進了醫院,夏家的幾位長輩圍著她歎息,她本想解釋,但是幾位長輩的目光讓她難受,她咬著牙仰著頭,一語不發。
  然後,她被送到英國讀書。
  夏星雲真慶幸逃離牢籠一樣的夏家,遠離惡魔夏星辰,但是在她的心底,還是受傷了。
  她在英國生活得很愉快,讀的是她以前的家庭不可能供得起的服裝設計,不可否認,雖然夏家是萬惡的,但夏家的錢還是給了她輕鬆便捷的生活。
  夏星雲一直沒有忘記夏星辰臉上那道血肉外翻的傷口,忘不了她得逞挑釁的目光,沒想到,兩年後她們在英國相遇了,傻瓜也知道夏星辰是故意的,整了一張和她一樣的臉,故意找上她才交的男朋友,在她的床上發生關係給她看。
  真是噁心又惡劣!
  夏星雲握緊了拳頭,她從來都不欠夏星辰什麼,她是不會示弱的!夏星辰既然敢來挑釁,她就不怕迎戰,她一定會讓夏星辰鎩羽而歸,滾回夏家去!
  轉眼,匆匆三年的時間過去,整個學校都知道有一對來自於東方的雙胞胎姐妹不和,她們不管做什麼事都針鋒相對,妹妹交了男朋友,姐姐一定在第一時間搶走然後很快甩掉,屢試不爽。
  夏星雲有一次和一個超級胖的黑人同學多說了兩句話,沒想到,第二天那個黑人也出現在夏星辰的床上!
  想到這三年她烏煙瘴氣的生活,想到夏星辰每次得逞後得意的目光,夏星雲厭倦了,放棄了可以跟在國際知名服裝設計大師身邊學習的機會,拿到學位後悄悄離開了英國,沒有人知道她去了什麼地方。

  第一章

  雅爾賽是全臺最大的服飾企業,從最早的手工作坊開始,一步步發展為如今擁有多家直屬工廠和代工工廠,在上海建設代工廠的大型服飾企業。雅爾賽不只擁有平民化的服飾品牌,還打破了歐美大牌對高級市場的壟斷,擁有全臺最受歡迎的高級服飾品牌,雅爾賽的成功被譽為實業界的奇蹟。
  雅爾賽傳到蘇伊凡手上時已經是第三代,蘇伊凡入主雅爾賽之後進行大刀闊斧地改革,將原有的業務擴展到鞋帽、家居用品等範疇,推動雅爾賽快速地邁入了新的階段。
  和其他富二代不同,蘇伊凡勤奮、努力、才華橫溢、不濫情,成為臺灣社交圈最受歡迎的公子哥之一,沒有人知道,他從不同時和兩個女人交往,是因為他覺得女人是個大麻煩,應付一個已經很累,同時應付兩個麻煩實在有違他能懶即懶的生活哲學。
  蘇伊凡是個聰明的老闆,他用人的眼光十分精準,又懂得適當放權,他這個老闆做得輕鬆又愜意,沒被工作死死地綁住,下午三點半,蘇伊凡離開位於雅爾賽總部頂樓的總裁辦公室,準備去健身中心游個泳、健個身,他才和一個公主病嚴重的驕縱大小姐分手,目前十分享受單身的自由生活。
  特助提前去停車場幫他取車,戴著墨鏡一身休閒裝的蘇伊凡走出總裁專用電梯,大廳裡的總機小姐立即齊齊向他俯身行禮,「總裁好!」
  蘇伊凡對總機小姐笑了笑,引得總機小姐齊齊吸氣,雅爾賽總裁的魅力太大了,是所有員工的偶像,蘇伊凡一點都不意外自己造成的轟動,大步地走向大門,他盡職的特助已經打開車門等著他。
  「蘇總裁、蘇總裁,我有話要說,蘇總裁,我有事要說!」突然,從旁邊衝過來了個程咬金,大叫著衝向蘇伊凡。大廳裡的保全被嚇了一跳,生怕瘋狂的女人會驚擾了自家總裁,連忙衝過去想攔住女人。
  蘇伊凡皺了皺眉頭,將墨鏡往下推了推,看向衝過來的女人被保全抓住,像是小雞一樣被拖著往門口走。
  應該不是和他分手的女人,雖然他記性差,交往的女人也不少,但是這個女人不是他的菜,那她來這裡攔住他做什麼?
  「總裁,這位小姐已經來了好幾天,她是為上週被解雇的李經理來求情的?!固刂牭醬髲d裡的動靜,立即衝到蘇伊凡身邊,擋在蘇伊凡身前,一面向他介紹情況。
  「蘇總裁,請聽我解釋!茉莉是好人……是好員工,請不要解雇她……」女人被兩個保全架出了大廳,但是她還是不放棄,用力地大聲吼著希望蘇伊凡能聽到。
  「等一等!」出乎所有人意料,蘇伊凡竟然出聲了:「把她帶過來!」
  兩名保全連忙停止腳步轉身駕著女人往大廳走,將女人帶到蘇伊凡面前,「總裁,是屬下失職?!?br />   蘇伊凡抬手阻止保全誠惶誠恐地解釋,拿掉架在高挺鼻梁上的墨鏡,看向跌坐在地板上的女人,短髮亂蓬蓬的,沒有化妝的臉龐上布滿了細碎的汗珠,可見她剛才多麼用力地嘶吼和掙扎。
  「夏……星雲?」蘇伊凡蹲下身,平視用力抓住他褲腿怕他跑掉的女人。
  「你怎麼認識我?」儘管充滿了防備,夏星雲還是抓住蘇伊凡的褲腿不放,她已經連著來了一星期,被接待人員以各種理由搪塞,可是她一定要見到雅爾賽的總裁,一定不能讓李茉莉因為她而丟了工作。
  「夏星雲,妳真是沒良心啊,連我都忘了!」蘇伊凡仔細地打量夏星雲臉龐上每一寸細緻的肌膚,發覺幾年的時間過去,這個女人還是那個樣子,沒什麼變化也沒一點長進。
  蘇伊凡調侃的語氣撥動了夏星雲記憶中的某根弦,面前這張英俊卻笑得邪氣的臉龐與她記憶中某個恐怖的點聯繫起來,然後她伸出手指顫抖地指著蘇伊凡的鼻子,「蘇……蘇……蘇惡魔?」
  「很好,看來妳還記得妳的初戀對象?!固K伊凡勾勾唇,笑得開懷,這個女人可是他這麼多年來唯一的失敗又牽腸掛肚的對象呢。
  「胡說,你才不是!」夏星雲在反駁的時候,已經悄悄觀察好了逃跑路線,悄悄鬆開抓住他褲腿的雙手,緩緩地撐起身子轉身想要逃跑。
  「夏星雲,如果我沒聽錯,妳是來找我談李茉莉的事,不是嗎?」一句話輕鬆地阻止了夏星雲逃跑的念頭。
  雅爾賽大廳裡的員工,吃驚地看著他們英俊迷人的總裁,帶著一個穿得邋遢像打雜小妹一樣的女人,上了他的千萬跑車驅車離去。

  ◎             ◎             ◎

  望著在泳池裡游來游去大秀肌肉的蘇伊凡,夏星雲穿著新買的連身泳衣坐在岸邊,雙腳拍打著水面,咬牙切齒地詛咒。
  她跟著蘇惡魔來到健身中心,惡魔要游泳,她不買泳衣根本沒辦法跟進來,不得不買了一件最便宜也最醜的泳衣才勉強跟進來,可惜,她天生跟水不和,不會游泳,只能等那個騷包惡魔秀完了再談李茉莉的事。
  她怎麼那麼倒楣啊,竟然會再遇到她這輩子最討厭的瘟神!那段生活太過混亂,她竟然差點忘記就是這個壞蛋開啟了她悲慘的生活。
  那時她才上大一,下課後急著去打工,去校門的必經之路被一大群人圍住,她只能認命地繞過人群,卻被蘇伊凡這個變態從臺上叫住,莫名其妙地成了花五百零一萬標下他交往權的倒楣鬼,雖然五百零一萬是這個臭壞蛋出的,但是這個臭流氓竟然當著全校人吻她,她的初吻就這樣悲慘的失去了。
  倒楣的事還在後面,夏星辰那個瘋子的心上人,竟然是蘇伊凡這個神經病,因為吃醋,所以找人把她騙到醫學院偏僻的教室想要非禮她,不知道是幸運還是不幸,她被夏星海救了,然後就戲劇化地成了夏家人。
  這一切的一切都是這個壞蛋造成的!夏星雲握著拳頭咬著牙齒,恨不得衝上去咬蘇伊凡兩口。
  嘩!隨著四濺的水花,夏星雲被人扯著腳踝拉下了泳池,她嚇得尖叫,雙臂用力抱住唯一能抓住的支撐體,等她發覺自己沒有沉入水底,驚恐地睜眼一看,她正抱著蘇伊凡的脖子,雙腿還纏著他的腰。夏星雲嫌棄地手腳並用推開蘇伊凡,結果身體開始往下沉,嚇得她不得不再次抱住蘇伊凡,再怎麼討厭這個臭男人也比淹死好!
  「討厭鬼,你做什麼???」夏星雲用力抱住蘇伊凡的脖子,驚恐又憤怒的大吼。
  「是誰說要來陪我健身,順便談談李茉莉的事?為什麼不但沒美女穿比基尼陪我游泳,還有人穿著歐巴桑泳衣在泳池邊罵我???」蘇伊凡任夏星雲掛在他身上,揶揄道。
  「蘇伊凡,你這個壞蛋,明知道我怕水還騙我來這裡!」夏星雲氣不過,用力地咬住蘇伊凡的肩頭,蘇伊凡吃痛卻怎麼都甩不開她。
  「夏星雲,幾年不見,妳的小貓爪子一點都沒收斂??!」蘇伊凡痛得皺起了眉頭,不得不往岸邊游去,想當初多少少女捧著熾熱的心想得到他的吻,這個女人竟然在他吻了她之後給了他一巴掌,怎麼能不讓他記憶深刻呢。
  「蘇伊凡,幾年不見你倒是變得更可惡了!」夏星雲鬆開蘇伊凡的肩頭,嫌惡地抹抹嘴巴,針鋒相對地回嘴,一點都沒有生命懸在人家身上的自覺。
  「李經理……李經理……」蘇伊凡不廢話,直接像唸經一樣喃唸著李茉莉的職位,果然讓夏星雲停止了回嘴。
  夏星雲臉色變了又變,最後用力擠出諂媚的表情,憋得快要得內傷,「蘇總裁,您大人有大量,就饒過小的,一併饒過小的的朋友,小的會每天三炷香祈禱您平安的!」
  夏星雲諂媚的樣子取悅了蘇伊凡,雖然他知道她一定在心裡偷罵他,不過沒關係,他身邊缺少的就是夏星雲這種笨笨的,捉弄起來很有趣的對象,夏星雲的出現簡直是撥散了籠罩在他頭頂兩個多月的烏雲,讓他心情好得不得了。
  蘇伊凡身上掛著夏星雲,游到了岸邊,他雙手托住夏星雲的臀部想將她托上岸,沒想到雙手一碰到她,立即被用力踹開。
  夏星雲尖叫地像是光天化日下遭遇流氓侵犯,她因推開他失去了著力點,雙手雙腳拍打了半天水才抓到游泳池邊的欄桿,狼狽地爬上了岸,站在游泳池邊手叉著腰對著他大罵:「蘇伊凡,臭流氓,別以為我有求於你就會犧牲美色,你別想了,臭流氓!」
  還在水中的蘇伊凡臉黑了一半,這個游泳池是高級健身中心所附設的,來的都是???,相信他在泳池非禮女性的消息一定會很快在社交圈傳開,他的一世英名就要被這個笨蛋毀掉了。
  蘇伊凡抓住欄桿跳上岸,瞪了雙手抱在胸前做出防備狀的夏星雲一眼,拿起浴巾往更衣室走去。
  「喂,你幹嘛不說話?」夏星雲再怎麼白目也看出蘇伊凡不高興了,她可沒忘記她此行的目的,撥著溼髮,連忙小媳婦一樣小碎步跟了上去,「別那麼小氣嘛,你是男人耶,誰叫你亂碰我的屁股!」
  蘇伊凡一語不發地走向更衣室,夏星雲急得直冒汗,怪自己沉不住氣,得罪了這個壞蛋臭流氓,「你別生氣了好不好?我不是故意的!」
  蘇伊凡突然停下了腳步,夏星雲大朵討好的笑容堆在臉上,可愛又可笑,「我就知道蘇總裁您大人有大量?!?br />   蘇伊凡動動下頷示意夏星雲看過去,夏星雲疑惑地停止言不由衷的討好,抬頭一看,「男更衣室」四個大字映入眼簾。
  在夏星雲又驚又窘的時候,蘇伊凡推開更衣室的門走了進去。
  「臭流氓!」夏星雲懊惱地拍拍自己的頭頂,將這筆帳也記在蘇伊凡頭上。
  蘇伊凡沖了澡,換了衣服,出了更衣室,而匆匆換好衣服等在門口甩著髮的夏星雲,立即像見到主人的小狗一樣迎了上去,「夏總裁,您泳也游了,是不是可以和小的談談了?」
  「我餓了?!箒G下三個字,蘇伊凡大步走向附設的餐廳。
  夏星雲立在原地咬牙切齒地指天誓日、跺腳咒罵後,還是換回諂媚的表情跟了上去,無論如何,她一定要幫李茉莉求情。
  蘇伊凡心情很好地用餐,夏星雲坐在對面一直用哀怨的目光瞪著他,心裡沒有停止對他的詛咒,這個臭男人沒風度,竟然說如果她想吃要自己付帳。本來夏星雲也餓了,想隨便吃點什麼填填肚子,但是一看菜單立即決定節食減肥,一客牛排的價格在外面可以吃十客,她又不是頭殼壞掉,怎麼會伸出脖子等著被宰。
  「蘇總裁,我只需要幾分鐘就可以了?!瓜男請呍諦牡自{咒了一大堆之後,擠出了一個又討好又可憐的笑容,小心翼翼地說:「茉莉是個好員工,失去她對雅爾賽是個大損失?!?br />   「妳什麼時候回來的?星海怎麼不知道?」蘇伊凡顯然一點和夏星雲繼續話題的意思都沒有,自顧地扔出一個問題。
  夏星雲氣勢洶洶地雙手拍桌站了起來,他少給她顧左右而言他!
  蘇伊凡抬起頭看向夏星雲,眸光溫和,但夏星雲的氣勢還是立即煙消雲散,因為她是要求人,她可是喝過洋墨水、受過高等教育的現代女性,要能屈能伸,等李茉莉的事解決了再找這個壞蛋報仇。
  「蘇總裁想知道什麼,我剛才沒有聽清楚,可以麻煩蘇總裁再說一次嗎?」配上一個噁心巴拉、假兮兮的笑容看著他的牛排,希望他最好吃過之後上吐下瀉,拉到脫肛!
  「妳什麼時候回來的?妳哥怎麼不知道?」昨天和夏星海見面,夏星海還提起,說他這個妹妹似乎為了離夏家遠一點不惜遠離臺灣,讓夏家一家人又難過又不敢逼她太緊。
  「我回來兩年了?!瓜男請呄肓訟?,給了一個真實的答案,她知道一個謊言要用一百個謊言來圓,她可不想給自己找麻煩,「你別告訴我哥!」夏星雲連忙補充。
  夏家人都以為她在英國,讀語言學校和大學的前後五年,每年夏家人堅持到學??此龓狀?,後來她以工作為藉口,每年只在過年和中秋回夏家,平時她幾乎不和夏家聯繫,如果讓夏星海知道她回臺北已經兩年了卻躲著夏家人,她肯定慘了!
  「妳還挺聰明啊,躲在臺灣,星海怎麼都想不到他整日掛念的妹妹就在身邊吧!」蘇伊凡放下刀叉調侃道。
  「廢話,大家都說我很聰明,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夏星雲臭屁地說,得意的屁股翹上了天,突然間,她有了靈感,挪位置擠到蘇伊凡旁邊,「蘇大哥,說起來你和我哥是好朋友,你就看在我哥的面子上別解雇茉莉了,好不好?」
  臭流氓,本小姐的便宜先讓你佔一點,看我以後怎麼收拾你,夏星雲心裡的話和表面的裝熟、套關係截然相反。
  「哦?」蘇伊凡被夏星雲逗樂了,他怎麼不知道夏星海那個冷冰冰的傢伙的妹妹,竟然這麼有幽默感,演起戲來有模有樣的,「雖然我和妳哥是好朋友,但是公私分明是做老闆的基本準則啊,如果這次不懲罰李茉莉,以後我的員工全都效仿她,都監守自盜,雅爾賽豈不是要關門大吉了?」
  「什麼監守自盜!」夏星雲激動地反駁,立即發現自己的態度不對,連忙軟下身子、軟下聲音:「茉莉請雅爾賽的工廠代工的衣服是我的,我又不是沒付工錢,怎麼能說監守自盜呢?你們的工人多一點私活,賺一點外快,對雅爾賽的工廠團結穩定也是好事啊,蘇總裁不會那麼小氣吧?一點小忙都不幫!」
  「我就是那麼小氣!」蘇伊凡直接承認,氣得夏星雲差點再次跳起來,努力用最大的自制力才按捺住火爆的脾氣,看得蘇伊凡心裡一陣樂。
  好吧,李茉莉常常說她沒有女人味,她這次也發揮一下她的女人味稍作犧牲,夏星雲立即調整了戰略,「蘇大哥,你就當是幫我也不可以嗎?」夏星雲裝模作樣地眨著眼睛,學著電視裡狐貍精賣弄風情的樣子。
  「噗!」蘇伊凡直接將嘴裡的檸檬水噴了出來,這個女人也太寶了吧,這是活生生的畫虎不成反類犬啊,別的女人眨眼睛風情萬種的,她怎麼看都像是眼皮狂抽筋。
  「蘇伊凡!你到底想怎麼樣?」夏星雲本來就不多的耐心被消磨殆盡,她用力抓住蘇伊凡的衣領,氣勢洶洶地逼近他瞪著他,「你說,到底怎麼樣你才要放過茉莉!」
  「李茉莉的事不是我決定的,是公司人事部決定的,我也沒辦法啊?!固K伊凡承認他不是什麼善良人士,而逗弄夏星雲是他現在最開心的事。
  「蘇伊凡,你真是太過分了!」夏星雲鬆開蘇伊凡的衣領,氣得在包廂裡團團轉,她該怎麼辦,該怎麼辦?難道真的就讓李茉莉因為她,而失去了好不容易得到的工作和經營了很久的理想?不要!
  「其實,也不是沒有辦法……」蘇伊凡有趣的看著夏星雲急得團團轉的樣子,淡淡地拋出一個誘餌。
  雖然夏星雲在暴走,但是耳朵還是很尖的,立即以餓狼撲羊之姿撲了過來,「你說,你快說??!到底有什麼辦法?」
  嘖嘖,蘇伊凡在心裡感歎,真是沒見過比夏星雲更現實、更不懂得掩飾目的的女人,看來這八年多的時間她並沒有什麼長進,還是那個單純又暴躁的小女生,不過這也是她有趣的地方,不是嗎?
  「明天早上九點,到我的辦公室找我,我再告訴妳?!?br />   「你騙我吧?你是想打發我走吧?」夏星雲懷疑地說,她去了那麼多次雅爾賽的總部,根本連電梯都進不去,怎麼可能進得去總裁辦公室。
  「除了相信我,妳沒有別的選擇不是嗎?」蘇伊凡痞痞的一笑,抬起手臂看了看時間,「時候不早了,我還有事,請問夏小姐要不要一起離開呢?」
  「當然!」夏星雲連忙跟上蘇伊凡的腳步,她可不想自己花錢坐計程車回家。
  跟在蘇伊凡身後上了他那輛騷包的跑車,夏星雲再次肯定,有錢人家的少爺都是萬惡的,買這麼貴的車子除了炫耀他萬惡的金錢還能怎樣!
  「到哪裡?」夏星雲肯定不知道她已經碎碎唸地把心裡的話說出來了,她那句「有錢人家的少爺都是萬惡的」,逗得他差點撞上停車場的柱子!
  「哦,我家要一直往前走,離這裡很遠,到路口我告訴你?!共賄^有錢人真是會享受,這騷包的車子坐起來也真不賴。
  車子瀟灑地轉了個彎停在最近的公車站前,「夏小姐,下車吧,坐公車想去哪裡都可以?!?br />   「你!」夏星雲被氣得七竅生煙,這個沒風度的傢伙,順便送淑女回家會怎樣???
  夏星雲剛下車,跑車立即衝了出去,還囂張地噴了一陣白煙。
  夏星雲在熱氣未散的傍晚,足足等了四十分鐘公車,又搭了五十分鐘公車才回到公寓,回到公寓後,第一件事就是翻出最不受寵的娃娃,貼上了蘇伊凡的名字,用針狠狠地扎了一陣洩憤。

  ◎             ◎             ◎

  翌日,蘇伊凡一早便在辦公室裡等待夏星雲。
  他也不知道為什麼再次見到夏星雲會如此興奮,想起來在他這些年的男女交往經歷之中,夏星雲是其中最特別也讓他印象最深刻的那個。
  當初他設了個局捉弄夏星海,沒想到將自己也搭了進去,為了避免自己被那群聞風來學校競拍他交往權的如狼似虎的闊太太吞掉,他決定臨時找一個人。他會選中夏星雲不是因為她漂亮,而是全場女性的目光都集中在他身上,只有她垂著頭步履匆匆,對裡三層、外三層圍觀的舞臺,沒有一點興趣。
  所以,他選中了夏星雲,在她莫名其妙被無數女生瞪視想要逃跑的時候,他穿過人群抓住了她,甚至故意捉弄她而在眾目睽睽之下吻了她,夏星雲又嗆又辣,當時就給了他一巴掌,打得他頭暈眼花,甚至考慮跟她真的交往也不錯。
  後來,她竟然成了夏家的女兒,很快認祖歸宗,又很快出了國,他們之間的聯繫就這樣斷了。
  他的生活緊張又精彩,身邊各色美女不斷,他幾乎沒有想起過這個曾經在他生命中短暫出現,唯一打過他耳光的女人,幾年後,這個女人竟然主動找上門,他怎麼能輕易放過這麼有趣的女人呢。
  不過當牆上的指針走過九點半時,蘇伊凡火了。
  這個膽大包天的女人,竟然敢爽約,難道要放棄那個什麼李茉莉的事了嗎?還以為這個女人連著來雅爾賽一週,好不容易見到了他會鍥而不捨直到達成目的,難道他看錯這個女人了?
  滴!桌上連接門外秘書的內線電話響起,蘇伊凡按下接聽按鈕。
  「總裁,夏小姐已經進了電梯,一分鐘之後就會上來?!姑貢鵜烙謱I的聲音,通過電話擴音器傳開來。
  「知道了?!固K伊凡按下按鈕,猶豫了兩秒,還是站了起來走出總裁辦公室,等在電梯門口,叮!總裁專用電梯停在了頂樓,電梯門一打開,夏星雲衝了出來,沒看到守在一邊的蘇伊凡。
  「妳給我過來!」蘇伊凡抓住夏星雲,摟住她的肩膀帶著她走向辦公室,「妳也太大膽了,竟然敢遲到,妳知不知道我每一分鐘的時間都是非常寶貴!」蘇伊凡憤怒的碎碎唸,決定好好懲罰這個大膽的女人。
  「喂喂喂,你少佔我便宜!」夏星雲用力拍開蘇伊凡搭在她肩上的手掌,一進辦公室,衝到沙發上坐下。
  蘇伊凡這才發覺夏星雲走路的姿勢怪怪的,再仔細一看,牛仔褲破了一大片,滿臉汗水很狼狽。
  「妳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蘇伊凡擔心地坐在夏星雲身邊,抓住她的腳踝放在自己的膝上,想捲起她的牛仔褲查看。
  「好痛!」因為疼痛讓夏星雲忘記了要時刻防備著不能被蘇伊凡佔到便宜。
  「還不都怪你!」夏星雲洩氣地捶了蘇伊凡肩頭幾下,「你讓我一大早上來見你,我騎機車出了車禍,耽誤了時間,耽誤到了你寶貴的時間!」夏星雲氣嘟嘟的,臉頰鼓得像隻河豚。
  「怎麼這麼不小心?!固K伊凡放開夏星雲的腿,起身到辦公桌拿了剪刀,不顧夏星雲的反抗,將她的牛仔褲管剪破,露出了膝上的傷口,雖然有牛仔褲,但是膝上還是磨破了一片血淋淋的傷口。
  蘇伊凡的眉深深地皺了起來,「妳是笨蛋是不是?」
  蘇伊凡用力敲了敲夏星雲的額頭,痛得夏星雲尖叫:「壞蛋,也不看看是誰害我受傷,還趁機虐待我!」
  「閉嘴,再讓我聽到妳發出任何聲音,李茉莉的事就再也不用談了?!茍叺募飩新暫拖ド洗篤芰艿膫謐屗麩┰?,他粗聲威脅,然後起身按了內線,請秘書送醫藥箱進來。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email protected]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50元) 
基本運費: NT15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20元) 
基本運費: NT12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