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言情小說>臉紅現代 > 商品詳情 休妻,門都沒有
【6.2折】休妻,門都沒有

排列三走势图和值跨度: 臉紅紅BR522--金晶

會員價:
NT1186.2折 會 員 價 NT118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金晶
出版日期:
2012/09/20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相關商品
高冷總裁很野蠻
NT118
銷量:111
不擇手段娶前妻
NT118
銷量:114
與上司的一夜情
NT118
銷量:57
床伴逼我嫁
NT118
銷量:107
野狼老公妖嬌妻
NT118
銷量:66
半月嬌妻
NT118
銷量:49
嬌妻哄入懷
NT118
銷量:103
秘書為何要分手
NT118
銷量:114
叼回逃妻
NT118
銷量:102
夜劫
NT118
銷量:188
七年夜妻
NT118
銷量:80
友妻
NT118
銷量:82
同居不同床
NT118
銷量:80
床伴之夜
NT118
銷量:73
把秘書拐回家
NT118
銷量:39
一夜成債
NT118
銷量:71
總裁有寵妻癖
NT118
銷量:99
從夫之夜
NT118
銷量:94
老婆大過天
NT118
銷量:50
長夜難枕
NT118
銷量:158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118
銷量:317
夜夜難寐
NT118
銷量:245
一百零一夜
NT118
銷量:210
半夜哄妻
NT118
銷量:195
十年一夜
NT118
銷量:190
夜劫
NT118
銷量:188
離婚有點難
NT118
銷量:177
王妃不管事
NT118
銷量:162
長夜難枕
NT118
銷量:158
孕妻是天價
NT118
銷量:153

求婚前,男人總愛在床上搞出人命,就怕女人反悔;
求婚後,男人總愛在床上裝傻,就怕女人翻舊帳。


童子瑜,高貴優雅童家長女,她是童氏繼承人,
於是白慕軒卑鄙地逼迫童家,讓她成了自己的未婚妻,
訂婚夜更直接強要了她的初夜。十年相識,五年婚約,
她與他的相處模式永遠沒有變過,他強勢主宰,她乖乖聽話,
誰知乖乖女第一次頂嘴,竟然是對他說,她要解除婚約!
白慕軒,體格棒,長相養眼,雖然性格強硬得讓人不敢接近,
不過身為公司的執行長,權傾半邊天,女人愛他的人更愛他的錢。
儘管他不去聲色場所,不愛逢場作戲,身邊還有未婚妻,
那又如何?有錢的男人哪個不花天酒地,可惜,
白慕軒偏偏哪個女人都不要,就要童子瑜這女人夜夜幫他暖床!
只是這個被他嬌寵慣養的女人,對他總是一副不冷不熱,
從來不會貪心,不會要求,惱得他渾身不對勁。感情這東西,
他付出多少,就要回收多少,既然聯姻是他逼的,
人是他強要的,那他再對她霸道一次又如何?
想跟他解除婚約?她這輩子想都別想!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清晨的陽光透過落地窗灑了進來,照亮了整個房間,房間正中央的大床上,一個小小的身影埋在薄被之下,一雙玉足露在了白色被單外,刺眼的陽光喚醒了床上的人兒。
  童子瑜緩緩地翻了一個身,纖細的手臂從薄被中伸出,下意識地摸了摸一旁帶著淡淡褶皺的位置,接著手往一邊伸去,拿過鬧鐘一看,已經是早上九點了。
  任由空白佔據大腦好一會兒,她才慢騰騰地掀開被子,一股難以言喻的痠麻瞬間從腿間泛開,痠麻感喚起了她的思緒,低頭一看,雪白的胸脯上有著淡淡的粉色。
  一手以被子裹住身子,一手無意識地放在腰後輕輕地揉捏著,這種痠麻感對她而言並不陌生。
  放在床頭的手機響了起來,她拿過來按下接聽鍵。
  「喂?」喉嚨啞得很不舒服,她緩慢地移動著,企圖倒一杯水喝。
  「起床了?」男人低沉的嗓音透過手機傳了過來。
  「嗯?!剮膬漢鋈槐奶艘幌?,她微微張嘴,好緩過這種難受的壓力,端著水杯啜飲一口。
  「中午一起吃飯?!箤V樸趾啙嵉臎Q定。
  童子瑜想了想,正要回答,電話已經掛了,她無聲地嘆了一口氣,傻傻地坐在那裡,不由地想傻笑。
  他們在一起這麼久了,相處模式永遠沒有變換過,一個發號施令,一個乖乖聽話,可她對於這樣的模式,卻已經習以為常了。
  從他們在高三認識的時候開始,一切都已經成了定局,她註定成為他的附屬,一個總是附和他,專屬於他的女人。
  今天是星期三,父親允許她休息一天,而她本來想約妹妹們出來聚一聚,可白慕軒這個小霸王發話了,看來今天是沒有時間了。
  她走到浴室裡,快速地沖了一個澡,又舒服地泡了一個玫瑰澡,在那個豪華的自動按摩浴缸裡頭折騰了好一會兒,她才施施然地離開浴室。
  離開浴室之前,她想,白慕軒真的挺會享受的,不僅僅他的公寓整個裝潢得很有品味,就連裡頭的東西也是,昂貴卻實用。
  童子瑜有時會這樣揶揄他「有錢人的奢侈生活」,但她往往忽略自己也是一個家庭背景不差的富家小姐。
  她熟悉這裡的每一個擺設,每一個角落,來到廚房,打開冰箱,看著那品種繁多的肉類、蔬果類,她快速地決定了菜單。
  一起吃飯,不是說他們要一起去高級餐廳吃飯,而是由童子瑜做好飯,帶到公司裡,和白慕軒一起享用。
  照理說,像童子瑜這樣的千金小姐,該是不沾廚房事物的,可由於白慕軒不喜歡吃外食,這才讓她從一個不會做菜的女人,成長為現在做中、西餐都沒問題的女大廚師。
  十年磨一劍,而她的廚藝則是在他的挑剔中不斷地成長,現在想來,她跟他都認識十年了呢,從不認識到認識,再到熟悉然後到親密。
  快速地將馬鈴薯切成丁,她動作熟練地烹飪著,他不挑食,他只是挑剔食物好吃不好吃,至於一些人不喜歡的蔥、蒜之類的食物,他都沒有異議。
  這說明他很好養嗎?很難說。
  因為白慕軒是一個非常幼稚的男人,一切皆以心情決定。

  ◎             ◎             ◎

  當童子瑜拎著兩個便當走進黑石集團的時候,已經有人為她打開門。
  「童小姐?!箼櫃呅〗銚P著甜美的笑容。
  童子瑜不冷不淡地點點頭,淺笑地走進電梯,這裡是她熟悉的地方,因為他,她踏入這裡的次數多到無法想像,好似她是黑石集團的員工,在這裡上班一樣。
  中午的時候,辦公室的人已經都去吃午飯了,出了電梯,她緩步地走向標著「執行長」三個字的辦公室,也沒有敲門,逕自走了進去。
  辦公室裡只有一個埋頭苦幹的男人,白慕軒抬了一眼,又低下頭,繼續工作。
  童子瑜坐在沙發上,等著他休息。
  過了一會兒,白慕軒停下了手中的筆,走到沙發旁,冷冷地抱怨:「好慢?!?br />   童子瑜笑而不語,賢淑地打開便當,當白慕軒看見那份便當裡裝的是什麼時,他臉色像一隻變色龍一樣,變來變去,「怎麼煮這個?」
  「不要吃嗎?」她淡淡的問。
  他一聲不吭地坐在她的旁邊,拿過她手裡的便當,勉為其難道:「算了,下次不要做咖哩牛肉飯了?!?br />   他很喜歡吃她做的滷肉飯,十次有八次是給他做滷肉飯,而咖哩牛肉是她的愛好,一般情況下,她會竭盡所能地滿足他的口味,但鑒於他昨天晚上過於放縱的行為,她決定要讓他明白「衝動是魔鬼」這句話是非常有道理的。
  童子瑜優雅地小口小口地吃著,看著他快速地吃著飯,輕聲道:「吃慢一點,午休時間不是有一個半小時嘛?!?br />   白慕軒,別人眼中的天才,但是在童子瑜眼中,他就是一個幼稚男,一個非常非常幼稚的男人,即使他的相貌堂堂,斯文儒雅,行為舉止皆是紳士的模範。
  白慕軒可不想一個半小時都花在吃飯上,和她一起吃飯,最美味的當屬是「飯後甜點」。
  他的食量是她的兩倍,當他大口大口地快吃完的時候,童子瑜還只吃了三分之二不到,男人有點難耐不住了,「怎麼吃個飯都要這麼久?」
  拿著湯匙的手一頓,童子瑜好整以暇地瞟了他一眼,看著隱藏在他深眸之下,躍躍欲試的深沉,修得精緻的眉頭突然一皺,「白慕軒!」
  無視她警告的口吻,白慕軒冷著臉,聲音是比冰山還要冷:「童子瑜,妳去美國出差了兩個星期!」
  整整兩個星期,他一個人孤枕難眠,他又不是一個喜歡夜生活的男人,既然身邊已經有一個固定的女人了,而他們也都習慣了彼此的身體,他也就不用勞心勞力地再去招惹另一個女人了。
  多嚴重的控訴呀!童子瑜啼笑皆非了,不是說男人一個星期來個兩、三次就已經是不錯了嘛,那他這種情況是怎樣?再說,昨天她不是非常聽話地被他壓在身下,為所欲為了一個晚上嘛,他還非要搞得像個慾求不滿的男人。
  童子瑜才暗下臉,男人不帶感情的聲音又傳了過來:「妳就是千金小姐脾氣,說不得?!共耪f了她幾句,就給他臉色看。
  現在到底是誰的問題?童子瑜感覺自己的太陽穴隱隱作痛,吃飯的胃口一下子就沒了,「我不吃了?!?br />   「跟了我這麼久,妳怎麼一點變化都沒有?!拱啄杰庻局?,看著眼前的女人。
  沒有變化嗎?童子瑜抬眼看著他,說她沒有變化的人只有他,她的父親,她的妹妹們,一個個都說她變了,變得一點也不像是以前的童子瑜。
  她非常好奇,什麼叫以前的童子瑜?
  二妹說:「大姊以前是一個自主獨立的職場女性,不是攀附男人的菟絲花?!?br />   而小妹說:「大姊竟然會下廚,好厲害!」
  但是這些話都不及父親童飛宇說的話重。
  他說:「白慕軒已經成了她生活中的第一位?!?br />   可她還是認為,家人和工作才是自己生活中的第一位,只是夜深人靜的時候,她不得不承認,他真的成了她生命中的第一位了,為了他,她真的改變了不少。
  看著空空的便當盒好一會兒,她毫無徵兆地開始收拾。
  「別理了?!鼓腥說臍庀乃納磲嵐鼑×慫?,一雙堪比石頭般堅硬的臂膀圈住了她,火熱的氣息噴在她的脖頸處,帶來一陣陣耐人尋味的心悸。
  是了,就是這種心悸,從第一次看見他起,她就一直懷著這種奇妙的感覺,直到現在,她仍然一如當初,不過,現在除了這種心悸,她多了一些些煩躁。
  身後的男人已經變得很衝動,抵著她臀部的某物已經蠢蠢欲動,分不清自己到底是怎麼了,她一把推開了他不斷靠近的身子。
  「童子瑜!」白慕軒以為她是臉皮薄,可他們又不是第一次了,她現在才不好意思是不是太遲了。
  「我要回去休息了?!雇予ひ矝]有心情整理東西了,拿著包包就要走。
  「晚上我要看到妳?!拱啄杰庴牽諏?,到嘴的小白兔就這樣放開了。
  童子瑜頭也不回地邁出辦公室,白慕軒站在那裡沒有阻止,他知道她的性格,即使她的性子溫順,可她的體內仍是有著被嬌寵慣養的劣根性。
  離開的童子瑜沒有注意到身後白慕軒嘴邊噙著的笑,她也許不知道,如果她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女人,他白慕軒還看不上眼。他喜歡的就是她這時而溫柔,時而發發小脾氣的模樣,與當年兩人相見時一模一樣,還是教他如此心動。
  身子裡的燥熱未熄滅,但女主角已經走了,他點燃手指間的香菸,坐在原位上,好心情地抽菸。
  袁平業正好走了進來,看到的就是某男一臉的春意蕩漾,「怎麼了?嫂子走了?」
  「嗯?!貢凰o氣走了。
  「話說,你們都訂婚這麼久了,什麼時候才完婚?」袁平業跟白慕軒多年的朋友,自然是知道他們之間的事情的。
  「得看她心情了?!慣@婚也不是他想結就結的。
  「嘖嘖!」袁平業嗤了一聲,「你別裝了,你會這麼好講話?」
  袁平業不懂自己這個好友的想法,既然都已經訂婚了,就差最後一道程序,結了婚,就真正擁有對方了。
  白慕軒淡淡地看了他一眼,「你認為童飛宇會這麼輕易地答應嗎?」
  袁平業這時想起了童飛宇,然後偷偷地看了看白慕軒,心裡腹誹,難道白慕軒還鬥不過童飛宇?當初不就是他讓童飛宇同意這婚事的嘛!
  「找我什麼事?」白慕軒熄滅了香菸,冷峻的臉在嫋嫋煙霧中充滿著神祕。
  「有關你要的那塊地……」袁平業拿出報告。
  即使是午休,白慕軒的休息時間並不多,剛剛腦海裡醞釀的香豔場景立即被丟開,拿出他專有的冷靜和精明。

  ◎             ◎             ◎

  童子瑜跟白慕軒的孽緣……童子瑜是這麼認為,他們是在高中時期開始的。
  那時大家都準備要聯考了,而她氣定神閒,並不只是因為她成績好,而是童子瑜早就準備要出國了,父親都安排好了一切。
  下了課,三個女孩子坐在校園的草地上,聊著天,望著天邊的日落。
  「子瑜,妳想考哪裡?」好友阮綿綿一邊吃著冰淇淋,一邊問。
  「子瑜上次不是說要出國嘛!」舒穗接過話,順便偷咬她一口冰淇淋。
  「妳們呢?」童子瑜一邊看著染紅的天邊,一邊聆聽著好友們的對話。
  「我不打算讀了?!谷罹d綿大剌剌地笑著。
  「那妳要做什麼?」舒穗眉一揚,略微吃驚,阮綿綿雖然看起來很愛吃,可是她並不是那種空有胃口,沒有頭腦的人。
  像她跟阮綿綿兩個人都是一般家庭的孩子,不像童子瑜是個富家千金,可以出國繼續讀書,對她們而言,出國的經濟負擔就太大了。
  「我準備拜師學藝?!谷罹d綿咧開嘴一笑,一口白白的牙,格外的整齊。
  「當廚師?」童子瑜笑著說:「當廚師不錯,不過油煙之類的,對女孩子不是很好吧,很容易變成黃臉婆?!?br />   舒穗聽了阮綿綿的雄心壯志,頓時被潑了冷水,是她把阮綿綿想得太好了,結果阮綿綿還是脫離不了吃的行業。
  「我是要學甜點蛋糕呀,子瑜,不會變成黃臉婆的?!谷罹d綿也被講得心慌慌的,臉色一變,立刻糾正。
  「這一堆是什麼?」舒穗一臉嫌棄地指著她肚子上一坨坨的脂肪,因為還年輕,所以還不是很明顯,但難保以後不會變得更壯觀。
  「討厭!」吞下最後一口冰淇淋,阮綿綿笑著說:「妳不知道男生就喜歡我這種不中看,卻中抱的女生嘛?!?br />   童子瑜靜靜地看著她豐滿的身材,想起了那軟軟的觸感,贊同地點點頭,「沒錯,抱著是舒服?!?br />   「子瑜,男人是膚淺的,當然都先看外表啦!」舒穗不贊同地反駁。
  「呿,又不是所有男的都這麼膚淺?!谷罹d綿其實長得也不差,白白嫩嫩的,看起來挺可愛的。
  「綿綿的外表也不差?!雇予ねS腴的身材,手碰了碰她的胸部,「光是這球,就足以讓男人眼珠子掉出來了?!?br />   這麼流氓的話從童子瑜的嘴裡講出來,還真的很嚇人,阮綿綿被嚇得忘記拍開放在自己胸脯上的爪牙,而舒穗則是聽得目瞪口呆。
  「怎麼了?」童子瑜絲毫不覺得自己哪裡說錯話了,張著大眼看著她們。
  「子……子瑜……」阮綿綿嚇得不輕,連話都說不出來了。
  「哈哈……」舒穗在一邊大笑,笑到眼淚都出來了,「子瑜,妳也太會裝了吧,要不是我們是妳朋友,誰都想不到讀書和容貌一級棒的妳,會說出這種話?!?br />   「就是就是!」阮綿綿後知後覺地拿掉童子瑜放在她胸部上的狼爪。
  童子瑜被她們的話給鬧紅了臉,「我……不是……」
  「好了好了,我們懂的?!故嫠胄Φ妙^都抬不起來了。
  童子瑜傻傻地坐在那裡,聽著她的話,臉頰都被染得緋紅一片,白皙的肌膚上透著難以遮掩的紅暈,使得她嬌美的容顏更是容光煥發。
  「呃?那個男的……」阮綿綿發覺在不遠處有個男的往她們這邊看,嗯,準確地說,應該是在看童子瑜,她的手肘推了推童子瑜,「子瑜,那個男妳認識嗎?一直在看妳耶?!?br />   聞言,童子瑜抬頭看去,那個男的……
  「我不熟?!共皇遣徽J識,而是不熟。
  舒穗也轉過頭,「他不是白慕軒嗎?」
  「他很有名嗎?」阮綿綿皺著眉頭問。
  「每次都是全年級的第一名呀?!故嫠肭昧飼盟龍A圓的額頭。
  「哇!這麼厲害!」阮綿綿兩眼立刻放出仰慕的光彩。
  「是呀,不過很奇怪,他本來是在國外讀書的,後來又轉回臺灣就讀,年級和我們一樣,不過比我們大兩歲哦?!故嫠胗袝r候真是弄不懂有錢人的想法,既然都在國外這麼多年了,還回來做什麼。
  童子瑜直直地看著白慕軒,她見過他,在一次宴會上,他是她妹妹同學黑箬橫的叔叔,一個黑家主事者在外頭的私生子,他的身高很高,比起同齡人,他有著超然的成熟,但是他看著自己做什麼?
  他站在樹蔭之下,淡淡的陽光透過茂密的枝葉,在他的身上投射下陰暗的一圈,不仔細看,沒有人會發現那裡站了一個男人。
  他的目光很幽暗,不知是光線的問題,還是天生的,阮綿綿只瞧了他幾眼,心裡有點怕,怕什麼,她也不知道,便低下了頭。
  舒穗則是好奇地打量那個男人,可不一會兒她便別開了眼。
  童子瑜不帶任何情感地望著那個男人,直到男人先側過臉,轉身離開,任由夕陽拉長他離開的身影。
  童子瑜慢慢地收回目光,看了看兩個低著頭的好友,「妳們怎麼了?」
  「走了?」阮綿綿抬起頭,發現那個男人已經離開了。
  「走了就好?!故嫠胍哺戳絲?,還誇張地拍拍胸口。
  她就是討厭這種氣場比較大的人,童子瑜也是一個比較有氣場的女人,可她的氣場不會讓她壓抑得喘不過氣。
  「子瑜,妳不覺得有壓力嗎?」阮綿綿一臉不敢相信地看著她。
  「壓力?」童子瑜看了看兩個好友,一臉的無辜,又想起白慕軒那狂傲的神情,搖了搖頭,「不會呀?!?br />   怎麼會有壓力呢?白慕軒看起來高傲了一些,不過對她而言,她是沒什麼感覺。
  「傻瓜?!故嫠肽悶鶉罹d綿白嫩嫩的手,啃了一口,「他們是同一個層次的,哪有壓力?!夠ハ囁箟毫死?。
  童子瑜淡淡地一笑,適當地扯開話題:「舒穗,妳呢?以後有什麼打算?」
  「哪有打算,反正先上大學,再工作,結婚生子囉,千篇一律的人生?!故嫠雵@了一口氣。
  白慕軒的小插曲暫時告一段落,三個女孩繼續聊著天。

  ◎             ◎             ◎

  放榜後的某一天,舒穗說要來一個畢業旅行,當然童子瑜和阮綿綿是必須到場的,而舒穗認為只有三個女人的畢業旅行實在是太無聊了,於是,一個非常大的計劃隨之誕生。
  而童子瑜完全不知情,直到那天她揹著大大的旅行包,來到集合的地方,很巧的,她看見了幾個同年級的男、女們。
  她笑著打招呼:「好巧,你們也在這?!?br />   其他人一聽,都是一愣,而大老遠就看見童子瑜的舒穗則是立刻衝了過來,一把將她拉到角落,「子……子瑜?!?br />   「妳怎麼了?」童子瑜同樣也被她拉著跑,喘著氣問。
  「不巧不巧,一點也不巧啦!」深吸一口氣,舒穗不好意思地說:「子瑜,我忘記跟妳說了,其實這個畢業旅行,我邀請了好多人,而且,男生女生這樣一對一搭配……」越說到最後,舒穗越是心虛,偷覷了童子瑜面無表情一眼,聲音越來越小。
  「舒穗?!顧p輕地喊了一聲,「為什麼我覺得這個畢業旅行聽起來,像是……聯誼?」
  「什麼像,擺明就是嘛!」不知道哪裡竄出來的阮綿綿,一副氣嘟嘟的模樣,說好了是專屬於美少女的獨有畢業旅行嘛,結果……
  「呵呵?!故嫠朊^,傻笑著,「妳們不會就這樣丟下我吧?」
  童子瑜瞥了她一眼,「都來到這裡了,能走嗎?」
  「妳先跟我們說,這三天兩夜的旅行,是怎麼樣的?」阮綿綿一想到自己要被太陽曬得黑炭一樣,心裡就苦不堪言了。
  「嗯,就是一路走呀……」舒穗小聲地說。
  「請問,一路走,是如何個走法呢?」童子瑜亮出白白的牙齒,就知道舒穗是一個不可靠的人。
  「就是……從臺南開始,一路往下走……」
  「嗯,也就是說,要去妳最喜歡的墾???」童子瑜笑著問。
  「那當然?!?br />   「最好呢,是留一個星期?」
  「必須的?!?br />   「綿綿?」
  「在!」
  「我們回去吧?!雇予だ罹d綿就要走人,她的暑期課程都安排好了,為了友誼,她特意空出了三天,可事實證明,三天根本不夠舒穗玩。
  「不要啦!」舒穗以最快的速度抱住童子瑜,像一隻即將被丟掉的小狗似的,明知命運不堪,卻還要掙扎,「就這一次,是人家錯了……」
  「子瑜?!谷罹d綿於心不忍了,「要不就……」
  童子瑜其實不是真的生氣,只是她不喜歡這種無法掌控的感覺,「妳……」
  「我就知道子瑜最好!」話落,舒穗見好就收,立刻站好,「時間差不多了,我們趕緊抽籤?!?br />   敢情她是早就知道她們不會反對太久?童子瑜無語地拉著阮綿綿的手,兩人無力地相看一眼,同時搖搖頭。
  「子瑜,如果妳真的擠不出時間……」阮綿綿猶豫地看著童子瑜。
  「沒事的,我等等告訴我爸爸一聲就好了?!股頌橥業拈L女壓力是很大,不僅要做好姊姊的榜樣,讀書要努力,做事要積極,還要做一個聽話的女兒,不過呢,偶爾的放鬆,還是需要的。
  「那好吧,對了,舒穗剛剛說的抽籤,是怎麼回事?」阮綿綿歪著頭,看著舒穗神奇地「變」出一個箱子,讓女生們抽。
  「這大概就是所謂的畢業旅行?!雇予じ杏X自己的額頭在痛。
  「不會是抽中的剛好是某個男生的名字吧?」阮綿綿感覺自己嘴邊的笑快要撐不下去了。
  「賓果!恭喜妳答對了,不過沒有獎品?!雇予ひ彩且桓幣Σ恍Φ哪?。
  「我跟妳一起坐就好了?!谷罹d綿一臉驚嚇,她一點也不想跟不認識的男生一起坐車。
  童子瑜的眼睛瞄到周圍越來越多的人,突然嘆了一口氣,快要變成全年級的畢業旅行了,舒穗她到底是在想什麼。
  「哎喲,子瑜、綿綿,妳們不要這樣子嘛,如果妳們抽到一個大帥哥不就爽死了?!共恢螘r,舒穗已經端著抽籤箱過來了。
  「子瑜,妳先?!谷罹d綿難受地想哭,好好的姐妹遊,嚴重的變調了。

  第二章

  童子瑜呆呆地看著手中的紙張,好一會兒,她才慢一步地反應過來,眼睛犀利地看向舒穗,低著聲音喊道:「舒穗?!?br />   「不……不是挺好的嘛?!故嫠肟s縮腦袋。
  阮綿綿看了看童子瑜手上的男生名字,整個人也跟著呆若木雞,「子瑜……」她深深地同情她。
  「綿綿,最後一張,是妳的了?!故嫠氚鴨垙埲剿氖盅e,一溜煙跑掉了。
  「好險,我差點就抽到妳那張了?!谷罹d綿拍了拍胸口。
  「真是!」童子瑜咬著下唇,看著手中的那個人名,這個人是她最想揍扁的一個男人,就是她的初戀情人,王凱文。
  因為兩家有來往,所以童子瑜就和他被湊成了一對,對童子瑜來說,這也沒什麼,反正只是身邊多了一個人,可是……她最討厭有人敢欺騙她,還腳踏兩隻船!
  童子瑜不動聲色地對軟綿綿說道:「我先離開一下?!?br />   咦,子瑜不會想不開吧?阮綿綿看著童子瑜走到一個女生旁邊,在她耳邊嘀咕了幾聲,然後女生喜形於色地與她交換了紙張。
  「子瑜,妳換到誰的?」要不是因為童子瑜的關係,阮綿綿也不知道一向溫文儒雅的王凱文是個斯文敗類,幸好好友發現得早,把他給甩了。
  童子瑜沒說話,直接把紙給攤開,阮綿綿慢一拍地反應過來,「白……白……」
  「嗯?!?br />   看了看童子瑜一臉的淡定,阮綿綿住嘴了,也許對子瑜來說,面對那個強勢的男人,總比面對一個背叛過自己的男人要好太多了。
  白慕軒,童子瑜看著手中的紙條,想了想,其實他的名字,她早就聽過了,她知道他是在高三的時候轉學過來的,人稱小霸王,因為他一轉學過來,就一直霸佔了榜首,不過他也不好相處就是了。
  所以她不覺得他會喜歡來這種像小孩子辦家家酒的活動,而且他是那麼自視甚高的男人,僅僅是在宴會中一瞥,她就知道這個男人,連他自己的父親和大哥也不看在眼裡。
  聽人說過,他的母親是黑箬橫的爺爺在外面豢養的小情人,年紀輕輕跟著年歲大得可以當自己父親的男人,生下了白慕軒。
  而後黑箬橫的父親,即白慕軒同父異母的哥哥接管了黑石集團,白慕軒則成了黑箬橫的叔叔,即使白慕軒沒有被正名過,不過黑石集團有一半的股分是屬於他的,也就是說,黑石集團早晚會是他的。
  這些八卦在上流社會裡,流傳得非常的快。
  「子瑜,我想那個白慕軒會不會不來了?」多虧了舒穗的鬼主意,男生持有車票,女生則是拿著標著姓名的紙張去尋找男生,每個人都已經成雙成對,阮綿綿也不例外,只是她不放心一個人的童子瑜。
  「他不來最好?!雇予N爛地一笑,「那我可以回去吹冷氣,喝飲料?!?br />   「不要嘛,他不來,妳也要跟我們一起呀,說好要照好多照片的?!掛驗樵龠^一個月,童子瑜就出國了,也許以後都看不見她了,阮綿綿一想到這個,眼睛都紅了。
  她拍了拍阮綿綿的頭,「乖,不要哭?!?br />   「都是舒穗不好,弄這個幹嘛,好好的三人行不是挺好的嘛!」阮綿綿罵道。
  剛走近,舒穗就聽見她們的對話,心裡內疚了,「對不起嘛……」
  「妳們是怎麼了,我又不是不回來?!雇予ばχ吶乃齻兊募綈?,「好了好了,不管白慕軒過不過來,我答應妳們,我都會乖乖地跟在妳們身邊當電燈泡,好不好?」
  她的話逗笑了她們,童子瑜這才舒了一口氣,後背被太陽曬得有點發燙,正想換個位置,身後突然一抹高大的身影擋去了豔陽。
  還沒有轉身,男人低低的聲音傳了過來:「我跟妳們誰一組?」因為在場的女生已經都有伴了,除了這三人成團的女生。
  舒穗和阮綿綿同時抽了一口氣,異口同聲道:「子瑜,我們先走了!」
  友情至上?嗯,還是先保命吧!
  童子瑜不懂她們逃之夭夭的理由,倒是對於身後這個遮陽傘很是滿意,她沒有回過頭,從他冷冷淡淡的聲音中,她就知道他來了。
  側過身子,微微仰頭,看著那張背光瞧不清的臉龐,她優雅地笑道:「你好,我是童子瑜?!?br />   「我知道妳是童子瑜?!鼓腥瞬荒蜔┑卣f,他們家族有來往,再加上臺南的富商屈指可數,童家就是其中之一。
  從來沒有一個人會跟她這麼說話,非常非常沒有禮貌,童子瑜波瀾不驚地瞥了他一眼,眼中帶著不贊同,可是她緊抿著嘴不說話。
  良好的家教教導她在什麼時候說什麼話,見什麼人說什麼話,而白慕軒,她相信自己的第六感,他絕對不會把別人的話當一回事。
  不由地想起被她當作弟弟的黑箬橫,每每談起他輩分上是小叔的白慕軒,眼裡竟是濃烈的警惕和尊敬,明明白慕軒和黑箬橫也不過是差了幾歲呀。
  「走吧?!拱啄杰帥]有逗留多久,自顧自地往遊覽車走去。
  舒穗租的遊覽車是可以坐下幾十人,讓童子瑜有一種錯覺,她現在不是來參加什麼畢業旅行,更像是小時候要遠足。
  童子瑜慢悠悠地跟在白慕軒的身後,驚訝地發現他非常地好用,因為大家都爭相恐後地上車,可一看到他竟不自覺地讓了一條道出來,她莞爾,這樣的架勢看起來還真有幾分皇帝出巡的味道。
  於是她榮幸地跟在「皇帝」身後上了車,因為人太多的關係,租了兩輛車,很不巧的是,這輛車裡沒有舒穗,沒有阮綿綿,車裡的人盡是一些點頭之交。
  這時白慕軒反倒成了她唯一「熟識」的人。
  白慕軒挑了倒數第二排的位置,他靠窗而坐,童子瑜沒有選擇只能坐在他身邊,其實她比較喜歡坐車窗旁的,如果是別人,她也許可以打個商量,可她身邊的人是他,所以,還是算了吧。
  車一上路,大家就鬧開了,說話、玩鬧,還有人帶著筆電看電影,當然也有一些出匣的「野獸男」,在一邊講著好笑卻不會非常下流的黃色笑話。
  車裡的氣氛倒是融洽,除了她周圍,不知道是他還是她的原因,他們身邊本來坐著的人,都跑到前面擠著坐在一起。
  童子瑜戴上耳機,準備聽音樂,儲備體力。
  身體逐漸放鬆,耳邊放著優雅的鋼琴曲,宛若徜徉在寬闊無邊的海洋裡,她閉上眼睛,長長的睫毛一下一下地微顫著。
  突然放在扶手上的手腕被人狠狠地抓了一下,她頓時驚嚇了一跳,一把扯下耳機,卻發現周圍的人都沒有異樣。
  她下意識地往身邊一看,發現原本高傲地坐著的白慕軒,竟然彎著腰,狀似痛苦的模樣,雖然他的態度很欠揍,可是……
  「你沒事吧?」她輕聲問道。
  本不見臉龐的他霍地抬頭,瞪了她一眼,咬牙切齒,「妳說呢!」
  嗯,明眼人都看得出他非常的不好過。
  「你暈車?」她的語氣中帶著太明顯的質疑。
  是的,他白慕軒,不暈機,不暈船,偏偏現在竟然暈車,自家的轎車坐了這麼多回,他也沒暈過,一世英名就敗在了這種大型車上。
  他乾脆閉上眼睛,身子往後靠,不說話了。
  童子瑜猶豫了一下,聯想他到時要是吐出汙穢物,倒楣的還是她,於是打開了自己的背包,拿出水和暈車藥,再看了看只穿著一身休閒服的白慕軒,他似乎什麼都沒帶,就把自己給帶出來了。
  「喂,先別睡,吃了暈車藥再睡?!雇予ぽp拍他的手臂,她不會暈車,不過她身上帶了一些緊急用藥。
  白慕軒睜開一隻眼,看著她。
  「這水是沒喝過的,喏!」童子瑜將暈車藥放在他的手心裡,又將礦泉水塞在他的另一隻手上。
  靜靜地看了她好一會兒,白慕軒才拿過暈車藥,丟進嘴裡,大口地喝了一口水,吞下。
  「要不要聽音樂?」將一隻耳機遞出去,童子瑜決定跟他分享一下音樂,輕鬆的音樂可以緩解他的壓力。
  這一次,白慕軒沒有想太久,接過她的耳機,塞在耳裡。
  童子瑜也不再說話了,沒想到自己碰上了一個自閉兒童,不要說謝謝了,連個「嗯、啊」也不會說。
  餘眼瞄到被他抓紅的手腕,心裡想,難道他剛才是故意「求救」?算了,他的心思,她還是不要猜來猜去了,像是迷宮似的。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email protected]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50元) 
基本運費: NT15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20元) 
基本運費: NT12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