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言情小說>臉紅現代 > 商品詳情 總裁家門不好進
【6.2折】總裁家門不好進

300期排列三走势图: 臉紅紅BR692--夜煒

會員價:
NT1186.2折 會 員 價 NT118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夜煒
出版日期:
2014/02/24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相關商品
高冷總裁很野蠻
NT118
銷量:111
不擇手段娶前妻
NT118
銷量:114
與上司的一夜情
NT118
銷量:57
床伴逼我嫁
NT118
銷量:107
野狼老公妖嬌妻
NT118
銷量:66
半月嬌妻
NT118
銷量:49
嬌妻哄入懷
NT118
銷量:103
秘書為何要分手
NT118
銷量:114
叼回逃妻
NT118
銷量:102
夜劫
NT118
銷量:188
七年夜妻
NT118
銷量:80
友妻
NT118
銷量:82
同居不同床
NT118
銷量:80
床伴之夜
NT118
銷量:73
把秘書拐回家
NT118
銷量:39
一夜成債
NT118
銷量:71
總裁有寵妻癖
NT118
銷量:99
從夫之夜
NT118
銷量:94
老婆大過天
NT118
銷量:50
長夜難枕
NT118
銷量:158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118
銷量:317
夜夜難寐
NT118
銷量:245
一百零一夜
NT118
銷量:210
半夜哄妻
NT118
銷量:195
十年一夜
NT118
銷量:190
夜劫
NT118
銷量:188
離婚有點難
NT118
銷量:177
王妃不管事
NT118
銷量:162
長夜難枕
NT118
銷量:158
孕妻是天價
NT118
銷量:153

總裁老婆不好當,可她不當都難,因為先愛了;
自家女人敢逃家,他想不追都難,因為放不下。


在商場上,韓天宇這種帥氣挺拔的年輕總裁,
女人哪有不愛的?可不要說跟女人逢場作戲了,
自視甚高的他連跟女人傳緋聞都不屑。
偏偏蘇魚這個女人,情商不高也就算了,
他這位多金的總裁都自動送上門了,她不但不懂得勾引,
還傻乎乎地轉身逃了??梢壞降吶絲偸翹貏e稀罕,
看著她生澀的推拒,韓天宇被勾得下半身情慾失控,
卑鄙地將她拐騙回家,狠狠地要了她的初夜。
韓天宇想,床都上了,人也被他佔有了,
以為這女人非他莫屬時,蘇魚不但不嫁,還敢給他跑了。
可惜,他從不輕易對女人上心,既然看上了,
她只能乖乖嫁他當老婆,敢不嫁?他肯定夜夜壓上床!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臨近下班時間,幻??偛看髽莾紉廊皇置β?,但平時加班最為勤奮的營銷部眾人,此時卻都像事先說好一樣,陸續離開了。
  有趣的是在那些離開的人裡,有一大半都是正值妙齡的年輕女子,而且個個姿色中上、身材姣好。
  「怪了,這些都是營銷部的?」剛入公司的新人被鶯鶯燕燕閃花了眼,驚訝地問旁邊的前輩,「哇,這些美女完全可以去公關部應聘啊?!?br />   他才剛去公關部送過東西,正好碰上這些美女來總部開會,一個個豐胸長腿的靚麗美女,看得他真恨不得自己能留在公關部。
  前輩給了他一個少見多怪的白眼,不屑地說:「公關部有什麼好的,頂頭上司不受器重,發薪水又小氣,沒什麼實權,最重要的是經理是個禿頂老頭?!?br />   「禿……禿頂老頭子?」新人被弄糊塗了,老頭和部門的不好有什麼必然的聯繫嗎?
  「這個是祕密,你待久一點就懂啦,走啦走啦,早點幹完早下班?!?br />   跟在兩人身後,借助厚厚一疊資料的遮擋,將他們的對話聽得一清二楚的中年女子輕輕地嘆了口氣,身為營銷部年資最長的秘書,陳穎對部門裡女孩子們的心思最為了解,沒辦法,誰教他們的經理韓天宇是韓家長子,幻海集團最受矚目的繼承人呢。
  在競爭激烈的韓家,想脫穎而出必須要有真才實幹,韓天宇早在大學時代就組建起小型投資團隊,在股市裡殺得風生水起,賺得第一桶金。
  偏偏老天爺覺得這些還不夠刺激女性纖細的神經,又賜予他俊朗的面孔和頎長健碩的體魄,這樣完美的男人放在哪裡,都會吸引來女性愛慕的目光。
  不過奇怪的是,韓天宇直到現在也不曾與什麼人傳過緋聞,他對女性的態度與其說彬彬有禮,不如說冷淡疏離更合適。
  陳穎甚至覺得,在他眼裡所有女人大概都長得差不多,因為無論什麼樣的美女刻意討好他,他都是一副面無表情的樣子,真是委屈公司的女孩子們每天大費周章地打扮,韓天宇八成連她們的臉都記不住。
  好不容易回到營銷部,陳穎正想喊人幫忙,卻發現半個樓層都空了,所有漂亮的女員工全部準點下班,看來她們連一分鐘都沒有多停留。
  她又好氣又好笑,就算今天經理不在,也不用齊刷刷全跑掉吧,正想著,手機鈴聲響起,還是經理專用的鈴聲。
  剛剛腹誹了一下,不會就遭到報應了吧?陳穎發現自己這幾天帶新人,似乎也感染上傻氣了,她不慌不忙放好東西,按下接聽鍵。
  「幫我查一下離我住所最近的寵物醫院?!故謾C另一頭傳來的男聲低沉而冷靜,充滿成熟男性的魅力。
  「寵物醫院?」陳穎以為自己聽錯了,經理找寵物醫院做什麼?不過她是個極為專業的秘書,不該她問的事情從來不問,對頂頭上司也絕不發花癡,這才是她能在營銷部站得最穩的原因。
  確認了一遍韓天宇的確是要尋找寵物醫院,她忙打開電腦檢索後,將地址傳給韓天宇。
  回想起下午經理接了個電話就急匆匆地衝出辦公室的樣子,難道他真養了什麼寵物?
  想想辦公室那幾盆名貴蘭花的下場,陳穎忍不住打了個冷顫,那幾盆可憐的蘭花,據說還是韓老先生親手培育的,經理竟然用茶水去澆,哎,不管是什麼寵物,好歹是條命,老天保佑牠吧。

  ◎             ◎             ◎

  「嗯,這樣……再這樣……」
  蘇魚低著頭,照著書本上的樣子,一針針認真地縫著手裡的東西,雖然她已經快把全身力氣都集中在這枚小小的針上了,但縫出來的針腳依然歪歪扭扭,揪成一團。
  「妳在做什麼?」
  從手術室出來,程峰就看到蘇魚蜷縮在休息室的沙發裡,一開始他還以為她累了在休息,仔細一看卻發現她手裡抓著什麼東西,細緻的小臉憋得通紅,貝齒咬著下唇,連瀏海從髮夾裡散落並擋住了眼睛,都顧不上整理。
  「程醫生?!固K魚苦惱地舉起手裡的東西給他看,「我想幫豆丁做個領結,但是怎麼也縫不好?!?br />   程峰忍不住失笑。
  在心願寵物醫院裡,每個人都是真心喜愛動物的,但如果要在這裡面找個最喜歡動物的人,一定非蘇魚莫屬。
  她來到店裡不過兩個多月,周圍的流浪貓就都記住醫院裡,有個每天帶食物給牠們的人,每到下班時間,醫院附近總會聚集起一小群流浪貓,等著蘇魚搬出大大的食盆。
  而她嘴裡的豆丁則是她自幼養大的老貓,已經有十七歲高齡,最近據說快到牠的十八歲生日,蘇魚想親手做一套小禮服給牠,可是平時在工作上十分機靈的蘇魚,在針線上實在沒什麼天分。
  「相信只要妳認真做,豆丁就能體會到妳的心意啦?!鉤譚迮吶奶K魚的肩膀以示鼓勵,「先休息一下吧,到時間去餵貓嘍?!鉤譚蹇賜餉嫻呢堖鋫兘辜鋇臉幼?,大概是餓壞了。
  「已經這麼晚了?!固K魚抬頭看看窗外,幾隻急性子的貓咪正在窗臺上往裡窺視,她忙放下領結去拿食盆,還不忘抱怨一句,「明明都是縫起來,縫布怎麼比縫皮還難?」
  「哈哈哈,相信我,雖然縫皮不難,但是等妳縫心血管的時候就寧可去縫布了?!鉤譚逍χ鴵u搖頭,目送蘇魚翹翹的馬尾辮消失在門口。
  蘇魚端著食盆放在醫院門口,不用她招呼,等在周圍的貓咪們全都動作迅速地聚攏過來。
  趁著貓咪們吃飯的時候,她一個一個檢查牠們的健康狀況。
  「竹筍,你又去打架了吧,這次是跟誰?」
  被稱為竹筍的貓動了動耳朵,又裝作沒聽見一樣繼續啃吃貓糧,可惜耳朵上凝固的血塊就是鐵證,再怎麼裝也沒用。
  「哼,別以為我查不出來?!固K魚嘟囔著,開始在貓咪中翻找,竹筍最愛咬的位置是前肢,而最愛咬耳朵的是……目標鎖定在一隻前腿帶傷的貓咪身上,「可樂,我就知道是你,你們倆不打架會死呀?」
  雖然嘴上兇著牠們,蘇魚卻迅速跑回屋拿來消毒水和紗布,揪住不樂意的兩隻貓咪,小心翼翼地替牠們消毒。
  流浪貓有很多是因為傷口感染而死去的,她可不希望這種悲慘的情況發生在竹筍和可樂身上。
  蘇魚喜歡動物,尤其喜歡貓咪。
  以前在她那間小小的公寓裡收養著七隻流浪貓,後來新來的一隻小貓帶來了貓瘟,導致幾隻沒有接種過疫苗的貓咪死亡。
  再後來公寓拆掉,新租的房子不準養動物,她就只好在醫院門口養育這些流浪貓。
  她有個夢想,如果能有間大一點的房子,就可以收養一些貓咪,給牠們穩定的生活。
  她曾經在流浪動物收容所做過義工,那裡動物們的慘狀讓她心疼不已,她無法制止那些人丟棄曾經陪伴自己的寵物,只能盡量幫助牠們生活得好一點。
  正在幫貓咪們的傷口消毒時,最淘氣的黑炭突然像被什麼吸引到,三兩步竄出去。
  蘇魚大吃一驚,她看得清清楚楚,正有一輛車朝黑炭的方向開來。
  糟了!蘇魚不顧一切地衝過去抱起黑炭。
  那輛車其實開得不算快,她想跑走躲開,但面對越來越近的車子,她的身體完全不聽從大腦的支配,只能僵硬地站在原地,好像一個現實版的惡夢,無論心裡如何想逃,身體仍動彈不得。
  要被撞了!蘇魚有些絕望地閉上眼睛,等著衝撞的到來。
  預料中的疼痛並沒有來臨,蘇魚只聽到一聲煞車的聲音,身子被一股巨力帶倒在地,然後一個低沉性感但明顯帶著怒氣的男聲問:「妳想找死嗎?」
  整個過程其實只有幾秒鐘,蘇魚卻覺得漫長得可怕,直到聽到男人的聲音,她才確切地意識到自己沒死。
  蘇魚猛然瞪大眼睛,映入眼簾的是一輛銀灰色的車子,雖然她不了解這車的品牌,但光從車子優雅的外觀就能感覺到,這一定是輛貴得要死的名車,這下慘了,她不會把人家的車子刮花了吧?
  蘇魚咬著下唇,不知所措地想,她沒有錢賠償啊。
  顧不上搭理男人的問話,她跳起來,先把車子上上下下看了一遍,尤其是距離她比較近的位置,為了保險起見,她甚至伸手去摸。
  仔細檢查完,蘇魚終於鬆了一口氣,還好還好,車子看起來完好無損,大概不會牽扯到修理費的問題了。
  開車的人正是韓天宇,問完秘書地址後,他一刻也沒耽誤,直接開車前往寵物醫院,沒想到連醫院的門都沒進去就差點出了車禍,如果不是他反應迅速踩下煞車,搞不好明天報紙頭條就會變成……幻海繼承人飆車導致一女子身亡。
  但是這個差點害他被動謀殺的女人卻一點自覺都沒有,還關注他的車大過於他本人,有沒有搞錯?
  好不容易等她看完,韓天宇冷著聲音問:「小姐,看夠了嗎?」
  蘇魚一直低著頭盤算怎麼道歉,還有給多少賠償金合適,被他一叫才從自己的思索中驚醒,陪著笑說:「這位先生,對不起……」
  藉著車燈的光亮,映入韓天宇視線中的是張嬌豔動人的小臉,韓天宇心中一跳,竟沒聽清楚她後面說的話。
  這個女孩看起來只有十七八歲,大大的眼睛裡藏著驚嚇和慌張,本應該是粉嫩的臉蛋,此刻顯得有些蒼白,看來剛才的經歷對她來說刺激不小。
  最可愛的是她的唇瓣,雖然看起來沒有任何修飾,卻柔嫩得像是初開的花瓣,讓人禁不住想一親芳澤。
  「呃,先生?」蘇魚被他鷹一樣的目光瞪得毛骨悚然。
  車子沒有刮花呀,他怎麼還這麼生氣?不過這個人好帥,個子也好高,輪廓深刻得有些不像東方人,當然如果他不這麼兇的話,應該會更好看些。
  韓天宇這才驚覺自己竟在光天化日之下,對著一個初次見面的小女人進行兒童不宜的遐想,拜託,他已經三十多歲了,這種乳臭未乾的黃毛丫頭怎麼可能讓他有想法,肯定是安全帶勒得他缺氧了。
  韓天宇調整一下情緒,冷淡地說:「如果不想早死,就不要突然衝到別人車子前,下次妳不一定這麼好命,能碰到像我一樣反應這麼快的人?!?br />   「對不起,但是我不是故意的,我是為了救牠?!固K魚委屈地舉起手裡的黑炭,「天色晚了,牠又是黑色的,你肯定沒有看到……」
  韓天宇良好的涵養和控制力差點被她氣得破功,他還沒見過傻成這樣的女人,如果他真的撞上去了,搞不好連她帶貓一起魂歸天國。
  他剛想說什麼,忽然發現她的手上有一道鮮紅的痕跡,「別動!」
  韓天宇知道剛才的碰撞還是傷到了她,一想到那細嫩的皮膚上會留下傷痕,就覺得那抹紅色分外礙眼,「把手舉起來,不要動?!?br />   蘇魚反射性地舉起手,驚慌失措地說:「我……我沒帶武器……」
  天啊,他不會要做掉自己吧?看他一臉陰沉的樣子,她不會這麼倒楣,惹到什麼不該惹的人了吧……
  韓天宇差點被她氣得笑出來,他有這麼可怕嗎?在他的印象中,明明只要他微微點點頭,多的是絕色美女自動送上門來,偏偏她畏懼他如虎,而他只不過是擔心她手上的傷口,要她抬起手以便止血。
  看著韓天宇幾步走到自己面前,蘇魚以為他要毆打自己,嚇得心臟都要停止了。
  她可憐兮兮地求饒,「先、先生,我、我會賠償你的損失的,求你放過我好不好?」
  韓天宇終於明白,她似乎產生了什麼不得了的聯想,看著她幾乎快哭出來的小臉,他體內惡劣的整人因子不知為何蠢蠢欲動,他開始盤算怎麼把她真的嚇哭,誰教她居然敢這麼猜測他。
  「妳說我該怎麼處罰妳?」韓天宇湊到她耳邊,壓低嗓音問,順便抓住她抖個不停的手。
  只是擦撞了一下,怎麼會流了這麼多血?他皺眉,這女人真是像水晶一樣脆弱。
  「我……我真的會賠償你的……」蘇魚顫抖著聲音,看都不敢看向那個人。
  蘇魚覺得左手落入一隻火熱的大手中,她想掙扎,卻被他牢牢箝制住,蘇魚委屈得想哭,眼中的霧氣弄得她什麼也看不清楚,她只能憑感覺判斷他的動作。
  韓天宇湊近才發現她的睫毛長得誇張,看她撲閃著長長的睫毛,努力忍耐著不讓淚水滑落,他忽然覺得自己的舉動有夠愚蠢無聊。
  韓天宇不悅地放開她的手,跟她拉開一段距離,恢復自己正常的姿態,淡淡地說:「小姐,妳的手在流血,最好還是去醫院包紮一下?!?br />   咦?蘇魚愣了愣,轉過手背一看,血已經流到手肘附近,她這才感覺到火辣辣的疼痛,而手背的傷口上此刻正覆蓋著一塊雪白的手帕,原來他剛才抓住她的手是在替她處理傷口……這個念頭隨即被她自己否定,怎麼可能,這個人看起來那麼可怕,不過看來她應該不會挨打了。
  一旦放鬆下來,蘇魚只覺得頭腦中一陣迷糊,奇怪,這是怎麼了?
  她想說什麼,卻只是張了張嘴,感覺身體完全不受控制地撲向大地,完了,這下要摔慘了……她模模糊糊地想,這也是她最後的意識了。
  韓天宇站得離她有點遠,當他反應過來她是暈倒了,再衝過去時,只來得及擋在她身下做肉墊,她小小的腦袋更是毫無緩衝地撞在他鼻子上。
  見鬼!韓天宇心裡暗罵,這女人不會被撞得更傻吧?
  罵歸罵,他很清楚衝撞會對大腦產生的影響,他不能隨便移動傷者,只好半抱著她,艱難地伸手抓出手機,撥通私人醫生的號碼。
  「喂,許醫生嗎?我是天宇……」
  掛斷電話,一聲微弱的嗚咽從車裡傳來,韓天宇這才想起他來寵物醫院的正事,他還有一隻上吐下瀉的狗等著醫生診治。
  從狗的嗚咽中就能聽出牠現在十分難受,韓天宇不禁有些惱火,醫院近在眼前,他卻抱著個又傻又脆弱的女人不敢撒手。
  真是麻煩,麻煩的狗、麻煩的女人、麻煩的正在度假的私人醫生!
  他這輩子都沒遇到過這麼莫名其妙的事情。
  同樣的想法也在蘇魚清醒後,在她的腦海中浮現,她這輩子也沒遇到過這麼莫名其妙的事啊。
  無論她怎麼和醫生解釋她只是低血糖,不是被撞到頭,醫生就像沒聽到一樣,依然強制安排她進行各種檢查。
  不僅如此,那些護士不但完全不理解她的痛苦,還用一種身在福中不知福的眼神看著她,似乎她不做檢查是多麼大的罪過。
  甚至有護士一臉羨慕地說:「真好,我也好想被韓先生撞到?!?br />   什麼莫名其妙的先生嘛,蘇魚覺得不是她瘋了,就是這個世界瘋了。
  好啦,她現在知道他不是壞人了,但是可不可以讓她自生自滅就好?她真的很討厭醫院啊……
  等她終於從醫院被釋放出來,已經是第二天上午了。
  蘇魚把能想到的藉口全都用上,醫生還是不肯放行,直到等檢查結果出來,證明她健康得很,除了貧血和血糖有點低外,什麼毛病都沒有,醫生才讓她離開。
  蘇魚一邊想著全勤獎泡湯了,一邊匆匆忙忙地往寵物醫院跑。

  ◎             ◎             ◎

  「咦,小魚,妳不是被車撞傷了嗎,怎麼不好好休息?」程峰見到她,吃驚地問。
  昨天他注意到蘇魚很久沒回來,後來卻接到醫院的電話,他當時嚇了一跳,好在沒什麼事,韓先生還是很負責的,有些有錢人八成會直接把蘇魚丟在那裡。
  「只是很小很小的傷口啦?!固K魚苦笑著吐吐舌頭,舉起手給他看。
  傷口縫了三針,醫生說傷口比較整齊,應該不會留下太難看的疤痕,其實她自己一點都沒有在意疤痕,反而是醫生抓著她的手研究半天,連縫合都特意選了特殊的線。
  「那就好,昨天嚇了我一跳?!鉤譚逡卜畔灤膩?,笑著說:「正好,今天妳也不要工作了,幫我把牠送去給牠的主人吧?!?br />   一隻大狗從後面走出來,像是應和程峰的話一般,響亮的「汪」了一聲。
  「哇!哪裡來的這麼漂亮的羅威納?」蘇魚小小地驚呼一聲,開心地蹲下身子,抱著碩大的狗頭撫摸著,狗狗舒服地仰著脖子在她身上蹭來蹭去。
  很多喜歡貓的人不喜歡狗,但蘇魚不是,狗狗的忠誠和懂事一向也是她喜愛的,她一直覺得,把貓和狗兩種性格完全不同的動物放在一起比較,是很不公平的事情。
  「就是送妳去醫院的恩人的狗呀?!鉤譚宕蛉?,「喏,狗狗的資料卡妳帶好,和病歷一起交給他,資料卡上面有地址,妳坐醫院的車過去就好?!?br />   蘇魚嘟囔著,「什麼救命恩人,明明是他撞我……」
  她可忘不了他惡劣地嚇唬她的行為,還強迫她做那麼多的檢查,抽血很痛的耶,醫生和護士還都那麼古怪,害她差點以為被送進了什麼奇怪的地方。
  資料卡上的資訊顯示,這條大狗叫蘭迪諾,而狗的主人叫韓天宇。
  「韓天宇,這名字好像在哪裡聽過欸?!?br />   程峰聽到她的自語,接口說:「幻海集團知不知道?韓家知不知道?」蘇魚對人名的記憶一向不怎麼樣,他就知道她根本想不起來這個名字代表著什麼。
  「嗯,知道,那個電子業巨頭的韓家嘛?!?br />   「韓天宇就是那個韓家的長子,前幾天新聞還提到他呢?!?br />   原來是他,蘇魚這下明白為什麼他會有那種驚人的氣魄了,不過據說這個韓天宇是冰一樣冷淡的性子,和他昨晚故意嚇唬她的行為完全不符合嘛。
  蘇魚癟癟嘴,想到昨天她險些被他嚇哭,就覺得又生氣又委屈。
  「吶,東西帶好?!鉤譚寮毿牡靨嫠郎蕚浜靡獛У臇|西,主要是給狗的一些藥物,想了想又說:「小魚,妳最好問問他要不要寵物陪護?!?br />   寵物陪護是他們醫院特有的服務之一,一般只針對那些臨時離開家,又不放心把寵物自己留在家的客人。
  以前會有客人將寵物寄養在醫院,但是醫院地方狹小,更換環境對敏感的寵物來說又很痛苦,所以寵物陪護一經推出立刻大受好評。
  不只是客人喜歡這個服務,陪護員也非常喜歡,這個工作輕鬆而且薪水好,唯一特殊的要求就是,陪護員必須很討寵物喜歡,原因也很簡單,讓寵物不喜歡的人照顧牠們,對寵物來說是很糟糕的事情,甚至會有性情怯懦的動物因此壓力過大而得上胃潰瘍。
  「為什麼?」蘇魚覺得很奇怪,「他不是應該有很多傭人伺候他嗎,如果自己沒時間的話,讓他隨便找一個人去照顧狗狗就好了?!?br />   其實他只要去昨天那個醫院晃一圈,然後說一句他需要人幫他照顧狗狗,絕對會有很多護士搶破頭地搶著做。
  「這個……」程峰有些為難地說:「蘭迪諾是因為腸胃不適才留院觀察一晚的?!?br />   「嗯,純種狗多半腸胃嬌貴,我知道?!固K魚偏偏頭,有些不理解程峰到底想說什麼,程峰一向不會拐彎說話,今天這是怎麼了?
  「我感覺這位韓先生或者韓先生家裡的人,似乎不太了解該怎麼餵養狗……」程峰思索著該用什麼語句來表達,「他好像餵狗吃了很多不該吃的東西,大概是剩菜之類的?!?br />   什麼爛人嘛!蘇魚頓時對韓天宇產生了極大的厭惡感。
  她最討厭自己有錢,卻不肯好好對待寵物的人了,明明只要花很少的錢就可以買到專門的狗糧,為什麼要用剩菜來打發狗狗呢?她摸著蘭迪諾光亮的毛皮,下定決心要替牠討個公道。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email protected]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50元) 
基本運費: NT15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20元) 
基本運費: NT12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